文/易若斯

記得那是八仙樂園塵暴事件不久後的一個雨天。我換上英國進口的紅色雨靴,心中暗暗為那灰暗天色下的一抹艷紅歡喜著,卻忘記這一體成型的橡膠雨靴,踝關節處難以彎曲,踩煞車不似平常靈敏。於是,就在一個日日經過的路口,我沒把握好煞車的分寸,輕微地追撞了前方計程車。

下車後,運將大哥無端受禍,自是怒不可遏。我歉聲連連,姿態放得極低,並留下聯絡方式給對方,告訴他因為研討會要遲到了,請他中午跟我聯繫,我一定負責。

就在道歉的同時,我腦中出現一連串關於追撞計程車後的鉅額賠償等新聞,甚至包括網路謠傳某些司機會故意減速,被後車撞到後索賠。整個上午的研討會,我就在胡思亂想中度過了。

中午,我接到司機大哥的來電,對方竟先跟我道歉,說他早上太兇,他的車子並無大礙,希望我代他捐款一千五百元給陽光基金會,幫助塵暴受害者。捐款後也不必留下任何紀錄,傳個簡訊告訴他就行。然後,掛斷了電話。

我為對方的大度和善良感動不已,更為自己想法的骯髒感到慚愧。我們的社會,已經到遇見好人都要懷疑對方背後動機的程度。而這位司機先生教會了我,凡事先檢討自己,而不是反省別人。將小利轉化為大愛。不問回報,只求種下善因。人間便是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