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浣花草堂旁,詩聖杜甫寫《客至》 列印 E-mail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文‧陳竹月

客至  唐.杜甫

舍南舍北皆春水,

但見群鷗日日來。

花徑不曾緣客掃,

蓬門今始為君開。

盤飧市遠無兼味,

樽酒家貧只舊醅。

肯與鄰翁相對飲,

隔籬呼取盡餘杯。

【注釋】

舍:指家。

但見:只見。意謂平時交遊很少,只有鷗鳥與之相親。

花徑:長滿花草的小路

蓬門:蓬草編成的門戶,以示房子的簡陋。

市遠:離市集遠。

兼味:多種美味。無兼味,菜少的自謙之詞。

樽:酒杯。

舊醅:陳酒。

肯:能否允許,是向客人徵詢之語。

呼取:叫,招呼

餘杯:餘下來的酒。

【譯文】

我住的草堂環境清幽,春天時,漲滿的溪水環繞著屋南與屋北。

水鳥鷗群歡喜極了,只見牠們日日成群飛來,在此嬉鬧戲水。

落腳此地,野花叢生的小徑從未因客人的到來,而好好打掃過,喜迎貴客,久閉的柴門今日也為您而開。

我住的地方離市集太遠,沒法準備豐盛菜餚,家裡貧窮,沒有新酒可喝,只能招待您舊時家中釀的酒。

如果您肯邀請隔壁的老翁一同對飲,我就隔著籬笆將他喚來,與您一起喝盡餘杯!

【賞析】

二○一二年的春天,在世局動盪之際來臨了。這已臨的一年是名副其實的「世界大選年」。據統計,在這一年當中,有五十八個國家及地區的領導人將進行大選與政局的新舊交替。更有諸多預言傳說,指出二○一二年將是人類開展與蛻變的關鍵時代。在這春臨大地的時節,您是否也感覺到一股汰舊換新的生機,在悄悄湧生?

今天我們要欣賞的,便是詩聖杜甫在歷經長久戰亂流離,好不容易安居成都草堂後,所作的一首詩,句子樸雅中見清麗,隱逸脫俗卻不失溫馨人情;描寫在春天喜迎賓客,與之飲酒同歡的七言律詩--《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首先,詩人以歡喜的心情,寫下自己的新居「浣花草堂」一片綠水環繞的清幽景致。所謂「春潮帶雨晚來急」,由於春臨大地、冬雪融化,再加上普降甘霖,使得溪水頓漲。於是,杜甫才剛剛落成的屋舍前後,都環繞著一片綠水清波,令人心神舒朗的家園景象。

「但見群鷗日日來」:告別枯水期的冬天後,杜甫春居的家園多了溪水的輕快環繞,岸上花草叢生,一片生機盎然。然而,最令詩人開心的,卻是天天都能見到水鳥成群結伴,在此戲水棲息。

鷗鳥戲水翔集,除了顯示杜甫家居清幽僻靜之外,在中國文學中,還有一個特別的典故,叫做「鷗鷺忘機」。《列子》〈黃帝篇〉中記載一個寓言,大意是說有位年輕的漁夫很喜歡水鳥,每次出海,總有上百隻的水鳥飛來和他戲耍。不料,有一天,父親囑咐他捉幾隻帶回家。似乎洞察了漁人的狡詐機心般,此後水鳥就再也不肯親近他了。詩佛王維的詩中,也有一句「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更相疑?」意思是說,我這個村野老人隨和與人無爭,海鳥為何還對我心有存疑?

接下來的兩句詩,道盡了一位主人欣喜迎客的心情,是詩中最為膾炙人口的名句。前一句「花徑不曾緣客掃」,這裡的「緣」是「因為」的意思。這句詩表面是說:「我門前這條落花滿地的小徑,從未因為客人到來而清掃過」,語意未完,要與下一句「蓬門今始為君開」一起讀。

「蓬門」就是簡陋的「柴門」,顯示詩人淡泊的性格。兩句合起來的意思是說,我素來追求閒適恬淡的生活,很少邀請客人來家中,今日為了您,才特意清掃落花小徑,大開柴門來迎接您的到來啊。

「花徑」說明主人樸雅自適,「不曾緣客掃」,顯示平日深居簡出,不喜應酬,但正因為訪客在主人心中非比尋常,才會破例邀請入門,使人鮮明體會到杜甫歡喜迎客的盛情,蘊涵著格外深厚的情意。

接下來,就進入客人到來,歡宴酌酒的場面了。接待情真意摯、遠道而來的好友,自然要盛大招待,珍饈佳釀再怎麼豐盛也不為過。然而,一來詩人平日簡樸,居家遠僻,購物恐怕不易。二來兩人交情非比尋常,何必特意排場呢?因此詩人就對客人直說:「盤飧(音同「孫)」)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盤飧」就是盤中的菜餚。或許是草堂離市場實在太遠,也或許謙虛客氣,更或許是不假俗套的率真使然,詩人就對客人直說菜餚很簡單,也沒有新釀美酒,只能拿舊時沒有過濾的濁酒來接待客人囉。然而,好友相聚就是最大的歡喜,即使粗食淡酒,也要甘之如飴呢。於是我們彷彿看到賓客兩人真誠相待、勸酒夾菜的熱鬧氣氛。

在這樣融洽的氣氛中,兩人歡敘暢飲。酒酣耳熱之際,場面愈來愈熱絡。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或許是聊到了生活近況相熟的友人,也或許是詩人想將歡樂帶給更多人,忍不住要邀人入席,將聚會氣氛推向了最顛峰:「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意思是說,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把隔壁鄰居也請來一起喝上一杯,只要我隔著籬笆叫他過來,他會很樂意加入我們,盡情與您乾杯呢。詩的尾聲中,我們似乎看到老翁也匆匆踏門而入,舉杯加入暢飲的歡樂,全詩就在這種溫暖的人情味結束,留給讀者意猶未盡的滿足之情。

如果瞭解杜甫的生平與詩風的話,就會明白這首詩所透露的閒適恬淡,並非是詩人常見的景況。在安史之亂爆發以前,杜甫在長安已經居住十年,看遍盛唐征戰連年,權貴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腐敗;也曾歷經家貧而讓幼子餓死的慘痛。

杜甫十五歲以後,生活因為戰亂而流散飄零,貧病交迫,也由於見證了大唐由盛轉衰的種種苦難,杜甫的詩悲天憫人,向以「沉鬱頓挫」聞名,也贏得了「詩史」、「詩聖」之稱,如著名的《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字字血淚,將安史之亂後京城荒蕪、人民倉惶無依,寫得入木三分。又或者是《三吏》、《三別》中,描寫征戰連年、貪官橫徵暴斂的悲慘,句句催人淚下。

而這首詩,是他年屆五十,好不容易在好友嚴武的幫助下,於四川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築草堂而居,嘗到了一段短暫和美、安居的田園歲月。然而命運弄人,幾年後,嚴武過世,杜甫頓失依靠,在重慶、湖南一帶飄泊流浪,飢貧交加、疾病纏身,五十九歲就溘然長逝。雖然杜甫在世時,名聲並不顯赫,但過世後,他的作品卻對中國古典文學詩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也為儒家忠君為國、以天下蒼生為念的情操,樹立了美好的典範。

 

新增回應


驗證碼
更新

mag26 p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