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關於維德
書畫賞析:書到今生讀已遲—黃庭堅 列印 E-mail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口述‧邱馨賢


黃庭堅是北宋人,詩書畫並稱三絕,後人對其書風多有崇拜,風行至今。但北宋朝政紊亂,黨爭頻頻,黃庭堅一生抱負無法實現,還淪為罪官,貶至廣西。其實,仁宗與神宗兩位皇帝都在政治上進行了大力度的改革,宋初制度已不符合當時情況,仁宗因此進行改革;神宗則是面臨金人、西夏的要脅,希望政治改革可以讓朝廷氣象煥然一新,但卻都因為朝廷的兩派人馬意見不合而宣告失敗,這種黨派之爭大大折損了政治革新的遠見。

 

黃庭堅與他的老師蘇東坡就生在這樣一個混亂的時代。

 

黃庭堅生在北宋仁宗時代,根據記載,他五歲就可以背誦五經、七歲作詩,英宗時,考上進士,前半生無法施展抱負,後半生因為朝廷內鬥,連連遭貶,死於廣西,只有六十一歲。

 

幼警悟 人稱神童

 

黃庭堅(一○四五至一一○五年)是江西九江人,號魯直,又號山谷道人,晚年自稱「涪翁」。他是北宋著名的書法家、詩人。

 

根據《宋史》記載,他從小就非常機敏伶俐、不貪玩,唸書幾遍就能背起來。二十二歲考中進士,被派到地方上幫大官處理公文;二十七歲時,神宗招考「四京註學官」,黃庭堅考試成績優異,因此被任命為「北京」的國子監教授。

 

黃庭堅在北京大名府期間,做了兩首古詩,經由朋友輾轉送給徐州太守蘇東坡,向他表達尊敬之意。蘇東坡讚為「超軼絕塵」,而黃庭堅也拜入蘇東坡門下,成為蘇門四學士之一。

 

愛民 與奸臣為敵

 

神宗元豐三年,黃庭堅到吉州太和縣(今江西省太和縣)擔任知縣。他做官是為了施展胸中抱負,有空就實地探查人民的生活。《史記》中有一段關於他為了人民與中央辯論的記載。

 

當時,朝廷頒佈希望地方政府辦理課徵地方鹽的稅收,很多官吏希望有好的政績,開始向人民課稅,上繳中央。只有太和縣例外,不願跟進,負責辦理的官員很不高興,但當地的民眾卻鬆了一口氣。(時課頒鹽筴,諸縣爭占多數,太和獨否,吏不悅,而民安之。)

 

元豐六年,黃庭堅赴德州平鎮(今山東省商河縣)任職,新黨趙挺之在德州大力推行宰相王安石的市易法(由官府控制民間貿易),黃庭堅覺得平鎮人民生活都很吃緊,市易法會造成民眾的負擔,因此,頻頻與趙挺之進行公文辯論,趙挺之因此記恨黃庭堅。

 

奸人相害 一貶再貶 避居危樓

 

哲宗繼位後,祖母高太后執政,啟用司馬光等大臣,他們因為反對王安石推行新法,被稱為舊黨,黃庭堅因為敬重司馬光的人格,因此站在舊黨這邊。

 

司馬光等人被重用後,黃庭堅回到京城參與《資治通監》校訂工作,並被指定負責編寫《神宗實錄》。哲宗親自掌權後,與祖母唱反調,進用新黨人士,例如:蔡京,新黨打著恢復神宗時期的政策為由,藉故排除異己。由舊黨所主導編寫的《神宗實錄》就被拿來找麻煩了。

 

四十九歲的黃庭堅被新黨以「修實錄不實」的罪名,貶到今天的四川(涪州、黔州)當小官,黃庭堅從高官被貶到邊境去,每天住在寺院中,唸書寫字,修養身心;後來,又被貶到戎州(今四川宜賓市東北處),他為租房起名叫「任運堂」,意思是自己任由世事擺佈,不再過問朝廷的事。

 

徽宗即位後,向太后聽政,向太后又將司馬光等舊黨大臣召回,蔡京等新黨大臣則被趕出汴京,黃庭堅表示自己身體不好,希望就在太平州(今安徽省當涂縣)當個地方官就好。沒想到,他上任九天後,竟又被免除了職務。因為,徽宗親政後,又重新啟用新黨,蔡京等人又開始藉故迫害舊黨大臣。趙挺之這時已經擔任北宋的副宰相,便誣陷黃庭堅的詩句中有「幸災謗國」意思,徽宗對蔡京等人十分信任,因此大怒,將黃庭堅關到宜州(今廣西省宜山縣)去。

 

他在宣州,不管住哪裡,都被官府人員處處刁難,只好搬到城牆中的破敗戍樓中去住,當地人民聽聞他的文采極高,紛紛向他請教如何作詩寫字,黃庭堅也略為指點一二。幾年後,這位留名青史的北宋書法家、詩人就在小小而荒涼的戍樓中病逝。直到宋室南渡,高宗繼位,才被追封為直龍圖閣士,恢復名譽。

 

書風來源

 

黃庭堅窮畢生之力,精進書法,經常檢討自己的字,有時還會拿起多年前寫的字加以批評,甚至發出「見舊書多可憎」的感嘆,可見他對自己的要求。

 

根據他自己的描述,早年以仁宗間流行的周越為師,但也因此養成了許多習氣,二十多年都難以擺脫(予學草書三十餘年,初以周越為師,故二十年抖擻俗氣不脫);直到後來得見蘇舜元、蘇舜欽的字,這才領略了古人的筆意。


黃庭堅年輕時到後來晚年成熟期的書風,差異很大,早年學顏真卿,結字緊實,又常作小字,到晚年則多作大字。從現存書跡看來,他受到南朝梁的《瘞鶴銘》(瘞音「益」,是書寫者為了紀念一隻仙鶴而寫的文章,「瘞」是埋葬之意;刻於江蘇鎮江的崖壁上)影響很大。他曾說「大字無過《瘞鶴銘》」,可見他的推崇。

 

他被貶到戎州期間,曾說道:
「在僰道(僰音「伯」,西南少數民族之一;僰道:僰人居住地區),舟中觀長年蕩槳,群丁拔棹,乃覺少進,意之所到,則能用筆。」


他從船夫搖槳的施力方式悟到筆法,他認為,在此之前,他的字總有「意到筆不到」的問題,但現在他能夠「筆筆送到」,而且「沉著痛快」,從此他創造了「一波三折」的書風。


也是在這段期間,他很自信的提出:草書「與蝌蚪(先秦時期文字)、篆隸同意」,篆隸特點是中鋒質實的筆畫,而蝌蚪文則強調了中鋒用筆的抖動和變化,所以黃庭堅體悟到的「一波三折」和「與蝌蚪、篆隸同意」,其實是同一件事。而這些在他晚期作品裡,確實經常出現,且造就了黃庭堅個性化與成熟的書風,影響後世極深。

 

黃庭堅開創了「江西詩派」,這個派別最大的特點是,喜用前人佳語入詩,且要將古句陳言一一轉而為自己的面貌;在書法上,他同樣很重視古人的成就,晚年又從古篆、摩崖的基礎上,用心揣摩和變化,這使他在「尚意」的宋代書壇中獲得了重大成就,除了成為「蘇黃米蔡」宋四家之一,亦引領著後世無數的學習者,直至今日。

 

註:
北宋時期的四京指的是開封府(東京)、洛陽府(西京)、大名府(北京)、應天府(南京)。


原文

松風閣。依山築閣見平川。夜闌箕斗插屋椽。我來名之意適然。老松魁梧數百年。斧斤所赦令參天。風鳴媧皇五十弦。洗耳不須菩薩泉。嘉二三子甚好賢。力貧買酒醉此筵。夜雨鳴廊到曉懸。相看不歸臥僧氈。泉枯石燥復潺湲。山川光暉為我妍。野僧。早。旱饑不能饘。曉見寒溪有炊煙。東坡道人已沈泉。張侯何時到眼前。釣臺驚濤可晝眠。怡亭看篆蛟龍纏。安得此身脫拘攣。舟載諸友長周旋。

 

《松風閣詩》釋文

這座依著樊山(湖北鄂州之西)山形而建築的閣樓,白天遠眺可望見平緩的河川;到了夜晚,屋簷外能看到滿天星斗。我來到這裡,爲它命名為『松風閣』,心情格外安適自在。這座閣樓外有數株挺拔的老松,在此已佇立了數十年,所幸當初能免遭砍伐,才能有今天高聳入雲的雄偉姿態。在這裡的風聲,如同天神女媧撥彈祂所發明的笙簧般悅耳,所以不必到旁邊的菩薩泉取山泉,就能讓耳朵分外清淨。跟我一同前來的這二、三個朋友,都是樂好賢雅的豪爽之士,即使沒什麼錢,這晚也要買酒暢飲,不醉不歸。晚上開始下起了雨,聽著走廊上響亮的雨滴聲,看來這雨是會下到天亮;我們彼此看了看,乾脆今晚就住下吧!於是我們就在這座靈泉寺中過夜。清晨醒來,看到經過一夜新雨,原來乾枯的溪澗泉石,此刻又是水流潺潺,而週邊的山川景色,也因雨水的洗滌而更顯清亮耀眼,彷彿爲我而美麗。這裡的山僧此時雖然又飢又渴,但還不能吃早粥,不過寺外溪邊已經可以看到煮食的炊煙了。看到這片美景,卻無法和我的老師大文豪蘇東坡分享,因為他已經過世了,而好友張耒也沒在我身邊!後來我們到了寺外「釣臺」聽壯闊的濤聲陣陣,那時真想躺在那兒閉目養神打個盹;到了武昌江中小島上的「怡亭」,見到唐代大書家李陽冰的篆書,那勁健有力的書法,真有如蛟龍翻騰纏繞。多希望我能脫去這身塵間枷鎖,與我的好友們經常乘船出遊,那將會是多麼美好呀!

 

新增回應


驗證碼
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