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專欄》陶淵明責子詩

作者:周思維 2018/11/16

陶淵明(約352年-427年),一名潛。自號五柳先生。尋陽郡(今江西廬山)人。東晉、劉宋的文學家,東晉大司馬陶侃曾孫,父、祖皆為郡守。一生未曾擔任高官,曾任彭澤令,但因厭惡時政,做80餘日就辭職歸故里。

《責子》寫於晉安帝義熙四年(408年),詩人四十二歲。

「白髮被兩鬢,肌膚不復實。雖有五男兒,總不好紙筆。阿舒已二八,懶惰故無匹。阿宣行志學,而不愛文術。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通子垂九齡,但覓梨與栗。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

詩一開頭以自身的衰老,表明自己年歲已長,氣力開始走下坡,雖然育有五個兒子,卻都不愛好學習。

阿舒是長子陶儼的小名,阿宣是次子陶俟的小名,阿雍、阿端、阿通分別是三、四、五子。此時長子陶儼已經十六歲,在陶淵明眼中卻極其懶惰。而即將十五歲的次子陶俟,卻對讀書不感興趣。阿雍與阿端則是一對雙生子,到了十三歲還不識字。最後是年約九歲的么子阿通,成天除了找梨子和栗子吃外,也沒什麼會做的事。有趣的是陶淵明面對這樣的五個孩子,不怨不怒只說道:「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

陶淵明另外有寫給子女的相關作品,有《命子》、《與子儼等疏》等篇,其中〈命子〉寫於陶儼出生時,是一首仿詩經頌體的長詩,充滿對長子的期盼。《與子儼等疏》則是寫給五位已成年的孩子,內容嚴肅,既對子女於心有愧,認為自己辭官隱居「使汝等幼而飢寒」,同時援引管仲與鮑叔牙、歸生和伍舉等典故,勸誡五子雖為不同母親所生,也應互相扶持,可見五子並非《責子》所言各個是不懂事的孩子。

《責子》帶有戲謔口吻的,反映詩人對兒子的殷切期望。詩人以風趣幽默的口吻責備兒子們不求上進,與自己所希望的差距太大;勉勵他們能好學奮進,成為良才。流露出詩人對孩子們的深厚、真摯的骨肉之情。父母通常能了解自己兒女的優缺點,但為鼓勵孩子,常不當面道破,能如陶淵明寫下的很少。

歸去來兮田園蕪,不為五斗米之需。

為詩責子愛真摯,貧困飢寒書讀愉。

五柳先生飲酒樂,桃花源裡怡然圖。

東籬採菊閒居日,隱逸陶潛天運殊。

千載愛才評價煒,平凡道路不凡途。(上平聲五虞韻)

40432666_2098088043544440_3493987364521377792_o.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