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專欄》聽蒙古草原音樂會

作者:周思維 2018/06/29

20180503晚上參加由文化部邀請蒙古知名指揮家率領之蒙古國家級樂團訪臺巡演,展現蒙古音樂的特殊美學。

第一次聽到蒙古最具代表性的樂器馬頭琴之演出,它比小提琴更悠揚和渾厚,傳達蒙古民族和大草原的寬厚和綿長。馬頭琴與鋼琴結合,演唱西方著名古典樂曲,其中匈牙利狂想曲,表現萬馬奔騰,當年蒙古西征到歐亞大陸的勝利和節奏。

蒙古族歌唱還有一種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呼麥」喉音演唱、非常特殊,一個人的喉嚨中可以同時發出兩種不同音高的聲音,幾個人合唱音色更為多元和複雜。第一次聽到呼麥的唱法,以喉音和和哨音來表達低沉、悲蒼、遼闊、雄厚,天蒼蒼,草茫茫的景色和心情。

還有蒙古族民歌,蒙古民歌分為長調和短調兩種。長調流行於草原牧區,優雅高亢,旋律舒展,起伏跌宕,有草原的遼闊氣象,大氣磅礴。顯出草原音樂的豪放和草原生活的亙古遼遠,長調民歌被稱為草原音樂活化石,讓觀眾耳目一新。短調也被稱為短歌,旋律優美抒情,節奏緊湊。

據說蒙古國家傳統歌劇院自成立以來,培育許多著名演員和戲劇專業人士,多次獲得國際知名民俗藝術節大獎等殊榮,演出足跡遍及歐亞大陸、美洲和非洲。能在台北聽到成吉思汗的子孫們這麼豐富的演出,讓人感動!

長調高揚磅礡殊,草原豪放歌聲愉。

喉頭呼麥悲蒼色,雄厚哨聲遼闊圖。

渾厚悠揚蒙古樂,馬頭琴美奔騰途。

無敵軍隊今何在,藝術遠傳人心趨。(上平聲七虞韻)

14102922_857429584389010_8554043335396487871_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