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專欄》師與生

作者:周思維 2018/06/11

當了十餘年的老師,學生數千,能依稀認得學生的臉就很難得,能記下名字的學生,其實並不多,但這些學生仍是我的人生最豐富的資產之一。在國立海洋大學航運管理學系進修推廣部兼可整整十年(二○○三-二○一三年),每一年的學生從四○-七○人,這些學生大都忘記,要學生自己來認我。基隆關有位女同事,大學畢業,非常認真,再去讀海大的進修推廣系另一學系,她來修我的課,也曾有好幾個業者跑來說,是我的學生。

在開南大學航運及物流學系碩士專班,前後教了六年(二○一一-二○一七年),每一年的學生從十-十五人,學生到是認得不少,因為有十餘位是我的同事,另外一些學生都是已有社經歷練,再來唸碩專班,他們跟老師的互動較好,且拜目前通訊媒體之賜,許多學生會在我的臉書按讚,或和我用LINE聯絡。

在兩個協會免費教授親子古文十餘年(二○○一-二○一五年),每年親子學生數從二十-五十人,這是我花最多教學心力的地方,這些親和子的學生,有些至今有聯絡。

二○○九年開始在財訓所、生產力中心、關稅協會、報關公會、環境管理協會、進出口公會、貿易教育基金會、物流及供應鏈協會、新竹科園區公會、台北市海運承攬運送公會、中華國際物流與運輸經營協會、業界、十餘所大專院校相關科系(包括台大、國立海洋大學、開南大學、文化大學、南亞技術學院、台北商專、明新科大、景文科大、萬能科大、德明財經科大、醒吾科大、致理科大、台北海洋科技大學等)等等開設得海關及保稅相關專班,教授海關相關法規和實務等,曾有一年教最多教授超過五十二班次,即每周末均在授課,至今還有協會等找我去上課。這些學生,一班人數從二十-三百人,每班上課三十二小時,每次上四小時,學生最多僅見兩次面,我幾乎全不認識。偶有學生認出我來,曾到廠商洽公,該公司高階主管等告訴我,他們是我的學生,就很高興。這些業者有些是外國人,有家美國公司駐台灣的最高主管來聽我上課,還不時作筆記,之後,再度因公走訪該公司,該外國老闆還稱我老師。

上課我不只講法規和課本內容,我會傳達一些道理和觀念,和學生互動等。所以曾有同事告訴我,他的女兒來上我的課,說我是所有老師中,上得最好的。有協會主辦者告訴我,收到學生的課後反應,我是得分最高的老師。學生們聽我上枯燥的法條,幾乎都不曾打瞌睡,讓我得到不少的回饋與收穫。

法條實務來傳授,經驗說明方法首。
航運物流管理融,時時進步不拘囿。
古文經典無私教,研讀詩詞歌賦透。
回饋感心收穫常,師生情誼永綿茂。(去聲二十六宥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