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思維(作者為中華維德文化協會顧問)2018/03/23

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世多稱蘇東坡。他是中國文學史上不可多得的天才,古文詩詞歌賦無一不精,更是宋代著名的書法家。他的詞豪情奔放。繼續扣緊「文學藝術中的狗」,我們從他的詞裡,讀出蘇軾或許養了一隻黃狗!

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寫道:「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盈月,西北望,射天狼。」

大意是:「我雖年老,卻興起少年時打獵的熱狂。我左手牽著黃犬,右手舉起蒼鷹。戴上錦蒙帽穿好貂皮裘,率領隨從千騎,席捲平展的山岡。為了報答全城的人跟隨我出獵的盛意,看我親自射殺猛虎,猶如昔日的孫權。我雖沉醉但胸懷開闊,膽略興張,鬢邊白髮有如微霜,這又有何妨!什麼時候派遣人,拿著符節去邊地雲中,像漢文帝派遣馮唐,去赦免魏尚的罪。我將使盡力氣拉滿雕弓,朝著西北瞄望,奮勇射殺西夏和遼的侵擾,如射殺天邊的天狼星。」
唐宋文人,政治人物等,多文武雙全,喜歡以打獵充代武備。蘇軾年輕時應該是箇中高手。而「牽黃擎蒼」之語,既可視為實際情況,即蘇軾養了一隻黃色獵犬,亦可視為用典。秦丞相李斯問斬時,曾對其子說:「以後還有機會跟你再出上蔡東門,牽黃犬、臂蒼鷹,追逐狡兔嗎?」故此,牽黃擎蒼亦大有政治深意。

在王安石變法期間,蘇軾雖贊同政治應該改革,但反對王安石任用等人的一些政策,招來新黨陷害;後來又因反對「盡廢新法」受到司馬光為首的舊黨斥退,在新舊黨爭中兩邊不討好,導致仕途失意,被其侍妾朝雲戲稱為「一肚皮不合時宜」。蘇軾髮斑齒搖仍想報效朝廷,可是他一再被貶,他的政治舞台並不順遂,最後還曾被放逐到海南島,最後死在遇赦北返的途中,未能再回到首都汴梁。可是他的文學造詣,至今仍廣為人知。而當時貶他的皇帝和群臣高官,文名遠不能及,這或許就是歷史的「公道」吧。

黃狗疾行打獵時,手擎鷹鳥馬飛追。
原野山林奔馳勇,猛虎鹿羊擒到姿。
鬚白髮霜猶奮力,效忠盡責舞台思。
匈奴西夏現何在,壯志胸懷何處宜。
當日權臣已作古,無人聞問無人知。
蘇軾詩詞來誦讀,宏觀瀟灑今人隨。
(上平聲四支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