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思維(中華維德文化協會顧問) 2018/03/12

喪家之犬是指無家可歸的狗。比喻失去靠山,無處投奔,到處亂竄的人。在今日是常見的成語。前幾年,有位學者用「喪家犬」為書名的一部分,介紹孔子的學術和生平,還曾引起不小的波瀾,因為這一看似負面形象的詞語,其典故恰恰源於形容孔子。和千百年來孔子偉岸的形象,形成強烈的反差。

《史記》載:「孔子過宋,與弟子習禮大樹下,桓魋伐其樹,孔子去。弟子曰:『可以速矣。』子曰:『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遂之鄭。」

宋景公的時候,桓魋任宋國司馬,有篡國的野心。孔子在魯國不得志,去衛國;在衛國得不到任用,並受污辱,便離開衛國到宋國。宋景公想任用孔子以強國,司馬桓魋卻擔驚孔子帶領他的弟子來了會奪他的位置,想殺掉孔子。孔子到宋國後在旅店裡等待宋君召見,與弟子在宋國城東北的一棵大檀樹下講學習禮,桓魋就說孔子妖言惑眾,想藉機殺他,於是孔子便悄悄帶著一幫人馬,火速出城。

孔子問子貢:「我們離開旅店時,我看見有人指著我議論什麼。他們議論什麼?」子貢說:「他們說的是罵人的話,老師不知也罷。」孔子毫不在意,說:「罵老師的話,怎麼不告訴老師呢?若是罵的對,對我有好,不必避諱,說來給我聽。」子貢說:「他說夫子『惶惶如喪家之犬』。」(孔子的反應,下回待續)

上文提到孔子為躲避宋國司馬桓魋的陷害與追殺,火速逃離險地,被百姓說孔子「惶惶如喪家之犬。」

沒想到孔子聽到後,卻驚嘆起來:「說得恰如其分,真是再好不過了!」子貢驚異地問孔子:「夫子為何還這樣說呢?」孔子感嘆說:「我盡力報效魯國,卻為魯國執政者所不容,只有長期遊蕩在外,到處向人們宣傳自己的主張,有人還要趕我走,甚至要殺我,我豈不像喪家之犬嗎?他說的太恰如其分。」

《史記·孔子世家》:「東門有人,其顙似堯,其項類皋陶,其肩類子產,然自腰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喪家之狗。」 孔子在鄭國時,與弟子失散,孔子獨自站立在郭東門。有人告知子貢,東門有人儀表像喪家之犬。弟子因此形容,終把孔子尋回,並將此話告訴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狀,末也。而謂似喪家之狗,然哉!然哉!」

喪家之犬心惶惶,何處是歸政治揚。

列國周遊理念說,追殺危險斷炊常。

沿途講授門生記,檀樹講壇道理長。

萬世猶崇師表率,古今尚孔獨尊光。
(下平聲七陽韻)